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手机

我有一把枪

手机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8 08:48:53

怎么判断宝宝是否流感
怎样才能治宝宝感冒流感
怎样快速治宝宝感冒流感

导演沐太息专访

采访沐导的时候,他刚盯后期回来,虽然经过了短暂的休息,但依然满脸倦容。他说,做导演,就像是自己在生孩子,你必须陪伴他出生,陪伴他成长。他正为自己的新作《克塞之战》而忙碌。

(导演沐太息)

沐太息原名刘沐强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和导演专业,并且做了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沐太息在大学之前是位军人,对于他来说,拍电影和行军的差别并不大。都是一场战斗,都是一次调兵遣将的过程。深信自己是帅才的沐太息,在2005年的时候,凭借着一部实验短片《枪火启示录》斩获了各大电影节的大奖,引起了业内的注意。在之后的漫长时光里,他却一直在做将,他做过电视节目、真人秀、电视晚会等节目的编导,也做过电视剧、院线电影的执行导演,却再没有自己指挥过一场战役。但是在他的内心中还是有很多,想要表达的欲望,常年做教师的经验,也给了他深厚的理论基础,直到2016年的《惊声尖校》,他开始将自己的想法表达,输出自己的思想。

专业团队沐家军,《克塞之战》再现超级英雄

电影从来都是团队合作的产物,作为导演,沐太息必须兼顾一切,合作默契的团队,技能提高效率,也能方便导演更好的指挥。沐太息有着自己的沐家军。大部分都是合作多年的伙伴,要不就是自己的学生。因为在自己当军人的日子里,体会到了军人的担当和团队合作,故而取名沐家军。也希望团队能够有军人般的集体荣誉感,做事不慌不忙,井然有序。导演作为团队中的帅,既要有把控全局的眼光,也要有随时解决问题的能力,还必须有人员搭配、协调组织的能力。每一次的行动,都如行军战斗般,需要深思熟虑。

克塞之路一波三折,导演理论实践双重保障

《克塞之战》便是他深思熟虑后的新作,目前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环节,不日将于大家见面。《克塞之战》的想法产生于2013年,最初的名字叫《克塞带我去看海》,是一个温馨、甜蜜、小清新、小文艺的故事。沐导希望通过自己的故事,将克塞这个超级英雄再度从70、80两代人的记忆里唤醒并同时希望90后、00后两代人了解过往的故事。剧本很精彩,与投资人的交谈也很融洽,合作之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,整个过程一波三折,合作的投资者也换了好多波儿,直到2017年6月《克塞之战》才在秦皇岛正式开拍。故事也由小清新、小文艺,变成了类丧尸的末世题材。

我开始以为这种表现风格的巨大转变,一定会让一位创作者恼火不已,但是沐导没有。他说他接受好的建议,并且愿意为市场和观众提供更适合的手法,但前提是他作品的内核不变。对他来讲,商业片和文艺片的界限,并没有那么分明。文艺片的内在冲突多一些,观众在欣赏的时候,内心感触比较多,商业片则是外部冲突比较多,观众欣赏起来十分过瘾。但真正的好电影,你是难以去界定的。比如,诺兰导演的大部分电影。《蝙蝠侠黑暗骑士》也好,《星际穿越》也罢,不太好分辨。或许是因为他常年教书的关系,沐导的理论知识非常的丰富,大部分电影中所探讨的存在主义及人性情感,他都能很清楚的帮你做出阐释。据说,《克塞之战》中,也会这类的哲学思想的探讨。我们在谈论一部电影时,觉得它很low,是因为他不真诚不走心,没有情感或情感很假,建构不成熟;当我们说一个片子很闷,不好看,是因为它的外部冲突不够激烈,不够过瘾,不能调动我的肾上腺素,有很多好的电影,他两者其实是有平衡的。

(沐太息在片场)

《克塞之战》讲述英雄救世,导演死磕逻辑根源

《克塞之战》讲述了2020年全球人类迎来了一场末世灾变,因为某种新型病毒的扩散,导致人类集体失忆,世界进入了混乱无序的失忆纪元的故事。沐导把他们的影片称之为类丧尸末世题材,为了创造符合基本逻辑根源的故事和丧尸,他翻阅了大量的典籍,找到了让本片立足的逻辑根源一场小白鼠的电击实验,一个日本的科学家通过电击,让负责记忆的海马体受伤,导致小白鼠失忆。这成了《克塞之战》里丧尸出现的逻辑根源,科学家们为了攻克阿兹海默症、抑郁症等人类大脑顽疾,而在做人脑实验时,发生了病毒变异。《克塞之战》里的丧尸也和其他丧尸、僵尸有着根本的不同,他们称为噩魅日亚克,是英语医学单词为Amnesiac(失忆症患者)的直译,简称噩魅。 噩魅其实是一种失忆症的病发状态,他们狂躁抑郁,暴力倾向严重,更可怕的是他们择人(脑)而食。

在被无数人吐槽中国人缺乏想象力的时代里,你很难再听到一个创作者跟你讲逻辑,讲来源。似乎想象力,就应该是天马行空,丧尸就是要咬人,而一个人有超能力之后,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完成,逻辑败给了想象力。沐太息,恰恰不是这一类的人,以至于《克塞之战》中,噩魅的造型,都需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比如参差不齐的牙齿,竟然是为了咬开头盖骨而自然进化。为什么要咬头盖骨,是因为失忆病毒要繁衍,必须进入大脑的海马体中。逻辑根源对于沐导来讲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在他看来,一个没有逻辑根源的想象是空洞的站不住脚的,也无法让观众相信,进入这个想象的世界里。

《克塞之战》或将登陆银幕,渴望认可,也不惧批判

目前,《克塞之战》的播放平台,还只是打算在络上试水,但是有过院线电影执行经验的沐太息,也有心将《克塞之战》打造为一部院线电影,对于他来讲,最大的阻力是自己。作品能不能达到院线电影的水准,他自己内心是有评估和要求的。拍摄剪辑出来,能不能像原剧本一样精彩,与想象有多大的差距,在成片出来之前,他的内心也是打了问号的。他也很清楚,成品做出来,到挑剔的观众手里,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存在。面对这些声音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渴望得到认可,但也不惧批判和质疑。早在拍《枪火启示录》的时候,他就给自己立下了以影像为枪,思维做子弹,拍风格电影,讲电影风骨。的座右铭。对他来说,他就像一个带枪的导演,他不怕批评,却害怕自己不再进步,不再有表达的欲望,枪(影像)就是表达欲望的方法。

(沐太息现场指导)

《克塞之战》还未问世,也无法确定他最终的结果。对于一位电影的创作者来讲,他必然承担了我们所不知道的苦难,如果是一场战争的话,希望沐太息为首的沐家军能够打赢这一仗,给自己一个满意的成绩,也给观众一次完美的观影感受。也相信沐太息能够不断成长,给我们带来更多优秀的作品。

如皋农商行开展金融消费者维权权益

廊坊打响国内餐饮争夺战

雄性孔雀冻僵在街头人工饲养长大疑偷偷溜出来遛弯

如皋农商行开展金融消费者维权权益
廊坊打响国内餐饮争夺战
雄性孔雀冻僵在街头人工饲养长大疑偷偷溜出来遛弯

相关推荐